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阳光大姐>>中国政府网访谈——卓长立谈创业:从纺织女工到“阳光大姐”

中国政府网访谈——卓长立谈创业:从纺织女工到“阳光大姐”

发布时间:2015-09-30 17:59:38

\

  [卓长立]我是1990年开始创业,到现在做阳光大姐已经是二次创业了。第一次创业是在中国改革的大潮中,从计划经济往市场经济过渡,大批下岗职工出现的时候,在那时候开始创业。当然,经过创业过程,我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又来到了一个新兴的业态。那时候是创业,现在我做阳光大姐是创新。

  [主持人]1990年开始创业,那时候确实不多。

  [卓长立]是的。

  [主持人]您那时候第一份创业的工作是什么?

  [卓长立]我是一名纺织女工,在纺织行业压缩产业的时候下岗了,就是企业破产、全员下岗。当时下岗之后,正好是在企业做了将近十年的时间,下岗对我们来讲是一种突如其来的打击。我那时候才二十七八岁,不到30岁,怎么样对以后二十七八年的职业定位和发展前途来做一个规划,所以我那时候就想要继续找另外一个工作岗位,但是,那样并不能完全达到我们对职业生涯的预期,所以我就选择了创业。我创业的第一份工作是选择厂里的服务公司。我当时从锅炉工、洗衣工、采购员开始做起,在做的同时也对市场有了一定的了解,同时我们企业也施行自负盈亏,并寻找承包人,那时候我就带了一帮职工做了宾馆和酒店的工作,这是第一份工作。十几年之后,我积累了大量的管理经验并获得了第一桶金,开始了二次创业,就从此开始了创新的路。

  [主持人]您哪年开始做阳光大姐的?

  [卓长立]我做家政这个行业,实际上是当时为了安置大量下岗职工。因为当时妇联创办的这个品牌,就是要帮助大批下岗职工、农村劳动力、大学生,解决他们的就业培训、劳动就业,所以它的宗旨就叫“安置一个人、温暖两个家”。我过去又是名纺织女工,也曾经有下岗历史,我觉得做这个行业应该是我的强项。同时我也愿意把我十几年再就业、再创业的过程、经历,分享给更多的人,同时带领她们走向更好职业岗位,为今后我们阳光大姐发展也奠定了基础。

  [主持人]对做创业来说,第一桶金肯定是印象最深的,可能也是困难最多的。现在回忆一下,您怎么赚到第一桶金的?

  [卓长立]我感觉我的第一桶金应该是在一种经济改革、发展的过程当中,给了我一个机遇。就是要用我自己的创业和创新史来讲,我认为是时代的变革给了我这个机会。我的第一桶金就是在企业不景气,面临挑战,甚至人生低迷的情况下,我重新振作。我经常说一句话,“机遇面前有挑战,挑战面前一定有机遇。”应该是我在挑战中赚到第一桶金。同时我从事宾馆行业,带领我的姐妹们。

  [卓长立]当时宾馆经营业绩很差,我们立足创业,带着一帮姐妹们,我自己感觉人定胜天,只要大家下定决心,齐心协力把一个宾馆、酒店搞好,都是前所未有的,同时也是我们团队的力量。我感觉第一桶金的赚取,应该说也是我们国有企业纺织工人的力量,让我们齐心协力来脚踏实地的给每一个客户服务好,同时发挥自己各自的潜能,八仙过海,我们的团队一起下岗再就业、下岗再创业,拿到了我的第一桶金,我的第一桶金就是做宾馆、做服务,在那时候赚到的。

  [主持人]那大概是什么时候,90年代末?

  [卓长立]应该是1990年初创业之后,实际上第二年我们基本上就有了原始积累。因为作为我也是一个比较执着的人,属于干一行爱一行。在原来的企业有感情,当转入一个行业的时候,可能转折的过程是痛苦的,但一旦转折过来之后,我们纺织工人的这种勤劳、我们纺织工人的这种工作执着、我们纺织工人的不怕苦,我们纺织工人愿意发挥原来这种可以说是吃苦耐劳的精神、服务他人的精神,我们觉得我们的团队非常好。所以我们当年第一年承包之后,第二年就开始盈利,当然我们完成原始积累的话,也到1997、1998,也经过了七八年的时间。

  [主持人]真是挺不容易,尤其我知道在那个时候,酒店业并不像现在这么规范、这么繁荣的发展。

  [卓长立]是,但是虽然有难度,同时也可能是容易的,当在困难中一旦找到方向、找到思路,就变容易了,但这时大家容易轻视,认为这个事很容易,可能反而又带来困难。我老是用一种辩证思维去思考,因为那时候非常难,可能其他干服务业、宾馆的人不具备这个,他可能对服务业认为比较常态,可能在服务过程当中不大注重精细化。但是真正这么扑下身子,发挥我们女同志的这种执着、坚持、吃苦耐劳、服务他人概念的时候,再加上我们是下岗职工出身,感觉到下岗再就业给我们的机遇,我们非常珍惜这个岗位,当然我要加强学习,过去产业工人要学习服务业的管理,我们服务他人的同时,我们要把我们基本的设施设备预备好,就和张总的帮管家一样,过去是简单的出租房屋,我们现在把它装修出来,找方便居住的点。作为我们宾馆来讲,就是使宾馆如家,以宾馆是旅客之家的概念,到这里休息的同时,既安全又方便的同时,我们要给他解决在出差过程当中遇到的一些问题。

  [卓长立]比如我们卫生打扫的很干净,到这里什么时间想吃饭,什么点到我这儿都能吃上热腾腾的饭。我们宾馆不是很豪华,但是我们打扫的非常整洁,让他们到这里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们都是当地的一些纺织女工,对当地情况比较熟悉,给他们做向导,甚至他们遇到生活的问题,帮他解决。真正把宾馆做成旅客之家,我们都是一些40岁50岁的人员,他们来到这里也非常有安全,就像回到自己家一样的感觉。所以我们加强服务,在透彻了解市场的前提下,让他们感觉到宾馆就和回家一样,和到其他宾馆感觉不一样,不是临时住宾馆的感觉,他来了以后下次还要来。所以我们的宾馆最初的客房率很低,一直做了几年之后,现在除了年初三其他时间都在100%的住房率。所以说我们的收益也有了。

  [主持人]就像滚雪球一样,就把第一桶金又扩大了。

  [卓长立]是。

  [主持人]好像现在说起第一桶金的时候,卓阿姨感觉还是有一些很美好的回忆。

  [卓长立] 在我们那个年代经济社会发展正处在一个转型的过程中,我们又是一些过去的产业工人,有这种企业发展的低谷时期,往高处走的时候,他虽说是在用力,但是用力之后可能有会有收获,就会看到光明。他们用力之后要是再不快速转型,可能他的用力就会白费,这与时代也有关系。再加上我们那时候在国有企业,拿着几十块钱拿惯了,现在几十块钱对他们来讲不算什么,他们要成上上千甚至过万。他的欲望也不一样,需求也不一样。所以低处往高处走可能好走,可能在高处的时候再往高处走走不好就会跌入低谷。

  [主持人] 卓阿姨分析的很有道理。卓阿姨,您刚才说到,从做宾馆转到家政的时候,当时有一个政府方面的政策,不是说我自己突然想要做家政才去做的。

  [卓长立] 实际上我在经历第一份创业之后,我整个的发展按当时的处境来讲,我已经处在中高收入水平了。因为我从做一家宾馆,我的管理还是比较有序,同时我有团队力量,加上我们又是一帮原来的下岗姐妹们组成的团队,很快通过转变转念,其实那时候我的最大难度是从一个国有企业转变到个体企业,那个观念转变是残酷的。当然我是个比较往前看的人,你现在让我往后看,我觉得往后看都不是什么了,只是往前看,是我的性格导致了我感觉第一桶金简单了。

  [卓长立] 但是到了第二个阶段的时候,实际上那时候我们已经做的风声水起了,我已经从开第一家宾馆到了六七家宾馆。我原来带着十几个人创业到带着百十口人创业,创业的过程当中我已经很舒适了。而且开宾馆有一个特点,每天都是收现钱,再加上我们这些大姐们又慢慢带了一些。后来我们带领我们姐妹的时候,我们纺织企业的一些劳模,吃不上饭的,或者没有工作的,甚至一些老幼病残都给了我。

  [卓长立] 所以我们那时候一路走过来,感觉到我们的姐妹们凑在一起,一旦发挥了我们的执着、坚持,遇到困难大家一同协调解决的时候,大家就成了一个快乐的大家庭。在那时候,我团队这么好的情况下,听说妇联在创办一个,因为那时候我已经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再就业明星,我还记得我还是济南市第一批再就业明星。有一次济南日报给我写了一篇《济南阳光大姐卓长立是一颗恒星》,我不敢称为恒星,最起码我依然在创业、创新,永远在路上。

  [卓长立] 我有时候从另外的角度想,我自己的看法是什么?我经常给我的团队和姐妹们说,是不是我太笨了,人家都创业成功了,我依然在创业。我到底是个能人还是庸人还是笨人,我到现在自己都分辨不出来了。因为那时候是计划经济往市场经济过渡,大批的企业,从我们纺织企业破产,实际上往后的破产那才是开始。到了1990年,到了2000年或者2001年的时候,正好是大量的下岗职工涌入社会,好多妇女找不到工作,对妇女权益的维护、对妇女的就业那时候也存在歧视,都想要男同志不要女同志。那时候好多姐妹们到妇联找工作,那时候妇联新一届党组就下决心决定,说与其找各部门救助,要点面、要点油,解决不了她的根本问题,救急救不了贫。那时候妇联党组正好也是赶上全国的新一届妇联党组产生,那时候可能是30多岁,他就大胆下决心寻找,帮助4050妇女姐妹们做什么工作更好,妇联服务家庭是它的己任,同时帮助姐妹们的权益维护的同时,她的就业权利是最大的权利。当时就下决心做一个家政服务也是经过了大量的调研。实际上家政服务来讲,不是新生事物,在妇联系统至今已经有40年。也做了很多,今天上了一大批家政公司,明天又倒下一大批家政公司,就是没找到一个很好的方法。

  [卓长立] 在那个时候,妇联决定做家政的时候,开始是妇联干部在做,12个平方,妇联的一个副主席,包括退下来的妇联干部,他有热心。他开始是为人民服务,从机制来讲叫行政推动。当时做的时候,我那时候已经是创业明星了,也是创业导师,妇联请我来看看这样做,做个咨询也好,大家一块商量讨论也好。我那时候就感觉到妇联能大胆的承担起这份责任,我由衷的从心里感觉到娘家人对社会的责任。同时我又是受妇联党委政府比较关心的,又是劳模、又是三八红旗手,我觉得我有重任帮助一块儿去建言献策,甚至投入到妇联创办的机构当中。

  [主持人] 等于接下了这份重任了。

  [卓长立] 对,大显身手。所以当时妇联也是有这个想法,当时它的战略就是这么个想法,就是妇联最多是干到半年或者一年就要把它推向市场。因为当时就考虑到一个主体完全靠行政推动,光靠输血没有生命力,一定要从输血到造血。实际上我觉得现在国家的这种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实际上它的意义也是先输血给你,等你循环起来以后自己造血。所以我感觉国家在一个时期的发展,它的政策都是非常好的,就是怎么抓住机遇,怎么完成从输血到造血的长足的发展。我那时候创业已经15年了,15年之后,我觉得我从经营管理方面,从经济方面,我都有一定程度了,我那时候天天睡到自然醒也非常好,已经不需要再创业了。我那时候干宾馆干到六七家宾馆的时候就想,但是我想那时候还不到40岁,假如人生就这样下去,我觉得可能人生的精彩就只是物质上的精彩,但是精神上的精彩没有。

  [卓长立]我就想我要挑战一个新的职业,因为我做宾馆的行业,当时有一个直觉感,还没有什么连锁酒店,当时我已经开了几家了。听说这个消息之后,我去了以后,妇联党组那时候也有这种想法,去尽快把它推向市场。在那个时候,在全市就找到职业经理人,找战略合作伙伴,当时选择了十到二十个,后来最后选择了我。一个是我和下岗职工有感情,再一个我懂经营,还有一个我有做宾馆服务的市场经验。所以最后选择我,我和妇联形成一个股份制,51:49,把我作为一个股东的形式进入。当时我接手阳光大姐的时候,整个阳光大姐也做的非常有知名度了,大家的认可度也很高了。但是它的面还是非常小,服务员就几十个,每年的收入也就几万元,它完全是靠行政上给这个部门要点钱,妇联给它补贴点,房租不要钱这种形式来运作。

  [卓长立] 后来我介入之后,从2003年,就以帮忙的形式做了一个解决方案。2004年的时候,我就接手阳光大姐,做了总经理,那时候还允许妇联办实体的时候,它的发展部部长做董事长,我们就形成了一个团队。那时候妇联对机构的要求就非常明确,它就是服务机构,把握方向,同时协调一些关系,走上了家政二次创业。当时我做家政的想法,就是通过这个平台,把这些年党委政府培养我的结果,我现在实践走过来的经验更多的传授给这些姐妹们。

  [主持人] 好像2004年也是家政服务业顺市场而上的时候。

  [卓长立] 是,那个时候实际上在整个家政来讲,还真的是这样,阳光大姐是起步比较晚,但是它当时的立足点或者层次比较高,因为当时大家做家政,一般的都是服务员来了,光服务态度好,不设规则。那时候阳光大姐就提出了“三不六统一”,不查体不进家、不培训不上岗、不签合同不派工。我现在有的时候倒过头来看看这些家政公司,现在做的一些很大品牌的连这三个规则都没有。所以阳光大姐在那个时候有了一个安置一个人温暖两个家的宗旨,又有了对社会的承诺,就是不培训我是不允许服务员上岗的,不查体不能进家,不签合同不能派工,这种保护权益的标准化工作和对社会的承诺都有了。后来我们又延伸到责任+爱心,现在责任+爱心也不够了,现在是责任+爱心+激情,没有激情坚持做一个家务劳动,照顾一个病人、照顾一个孩子不行,所以我们觉得就是这么个路径走到了二次创业,一路过来的。

  [主持人] 接着您的话,一路走过来到现在,可以说市场对家政服务业的需求还是非常大,需求非常旺盛的。但是说到现在的时代,它就是一个互联网时代,比如说年轻人刚刚初为人母的年轻夫妻,年轻的小白领对这个需求就非常旺盛。怎么满足他们这群人的需求,同时满足互联网的需求,应对现在“互联网+”的需求,怎么做的更好。

  [卓长立] 我们阳光大姐走过了十几年的时间,实际上它的整个供需还是卖方市场,所以大家还是渴望我们的服务。但是我们怎么样迎来大家的极旺盛的需求?一个是生活水平的提高,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给老百姓带来家务劳动社会化,再一个是用阳光大姐比较省心、安全、放心,就是我们的服务员得到一定的温暖,服务的家庭要得到温暖。确实在这个情况下,大家对它已经很注重了。当时我们提到在做的过程当中,就是做企业一定要考虑行业的发展,就是我们好没有用,必须是从行业的腾飞发展,它才能给家庭带来更多的便利,给家庭带来更满意的服务,甚至是全方位的服务。

  [卓长立] 这几年说到转调控,包括“互联网+”,可以说去年我对互联网的认识还是初期的,甚至我们也知道要用互联网的方式,因为做家政行业,就和主持人讲的一样,大家都在排队用,线下我们都满足不了,我何必要挪到线上?我一度是这样想。

  [卓长立] 我就想这样,互联网冲击,阿里巴巴淘宝平台冲击店面,我想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但到去年下半年,比如BAT的介入,包括人们购买方式的变化,年轻人躺在床上就能要个保洁、年轻人躺在床上就能点个餐,在这样的冲击下,我们突然意识到我们不光要转调控,我们一定要转型升级。所以我们去年就和北京一家公司开展了战略合作,开发了自己的app。当然作为阳光大姐的信息化来讲,是从2004年开始我们的微系统就有了,因为这个行业的特点,我们的标准化工作,都需要信息化、数字化把它兑换出来。那时候内部的管控系统已经有了。我们就想,我们既然便民,便民到什么程度?人们想用什么方式,我们就达到他们的需求。所以我们去年和山东省台开发了自己的app微信公众号,今年上半年我们又就启动了阳光大姐全家服务,我们未来打造成全家福务,只要用阳光大姐的全家福务,就能享受到全家幸福。这么一路走过来,我们现在对互联网的认识,我们就提升了。同时我们也建立了线上线下的结合。

  [卓长立] ]尤其今年上半年,对家政行业拥抱互联网,可能大家一度恐慌了,大家在恐慌之后通过互联网,通过融资来拥抱资本市场。我们经过这几轮之后,和互联网公司的对接、软件制作和上线运营之后,我们慢慢更理性地认识到互联网O2O结构的关键,就是互联网是一种工具,是满足消费和需求的一个工具、一个平台,更重要的我们要走向线下,我们要把互联网的工作以工匠的力量把它打造好,真正的线上线下结合,让他从线下使用和线上使用,让线上比线下还要方便,既能购买方式的方便,同时监管、监控和对家政服务的过程全方位的保障,要安全。所以说我们有了自己的app平台,和阳光大姐的全家福服务平台,有微信公众平台,同时我们还有IT内部管控系统,真正让客户不出家门,在网上就能了解我们的服务情况,我们服务的每个过程的控制,在网上都能展示,让大家多知道。我选的服务员具备什么型号,取得多少资格证书,完全按我们的国标规定下来的东西在互联网上展示出来。这是满足客户的需求,同时下一步让我们的服务员也会在网上选择他愿意服务的客户,这样真正形成线上线下的有效沟通、融合,甚至相互之间的互动。

  [主持人] 卓阿姨,您要这么说的话,可见不光是搭上了互联网的“快车”,现在也是一起发展壮大了。

  [卓长立] 是的。

  [主持人]除了自己要有信心,自己要有准备,接下来还希望在政策上得到什么支持,在其他方面得到什么样的帮助?

  [卓长立] 你一开始创业,缺钱是很正常的,如果不缺钱的创业就不叫创业了,那叫投资。就是缺钱,你为钱的目标而去奋斗的话,这可能就是一个创业激情。你得有个奔头,你连钱都不奔着去了,还创什么?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我有这么个感觉,我比较喜欢看《西游记》,小时候看《西游记》是看热闹,感觉到每天看到唐僧师徒四人去取经,老是想看看他们拿的什么经书,老想看的什么经文,到后来随着阅历的增加,这个“经文”就是人生的能力,就是九九八十一难,能不断战胜困难,那种能力的提高这就是“经文”。

  [卓长立] 所以现在我经常跟大家讲,和我们团队一起分享的时候,说每一次遇到磨难,没什么,我们40年前是这个模样,大家40年后还是这个模样。实际上我们把每次的磨难、每次的考验、每次的困难,当做是老天爷给我们带来的机会,通过不断地战胜它,来提高能力。

  [卓长立] 银行业的信誉平台都做的非常好。咱们国家的资源和制度的建立和平台的建立,以及这种体系的建立,它可以相互融合,就不要单独的这个部门建一个信誉平台,那个部门建一个,实际上我感觉银行的信誉平台已经把关非常好了。要是从政策的支持来讲,我觉得可以更多向劳动者身上偏移一些政策。企业发展有它的原动力,有它自己的运营体系和规则,实际我和张总有个同样的感觉,政府优化环境和资金扶持一样重要。政府再有一些相关的政策,我觉得尤其像今天这种“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发现双创之星”等,就非常好。我们代表的不是自己,是代表的一个行业,是代表的一个创业集体。所以我们和张总更多需要的,我觉得精神上的东西和物质的上扶持一样重要。

  [主持人] 还有一些实实在在的。

  [卓长立] 比如养老服务员,养老服务都政府购买服务了,那么养老服务员的社会保障,你要怎么定位?怎么为这种新型业态的劳动者建立社会保障体系。这些劳动者追求的是老有所养,随着国家的城乡一体化、城乡的社会保障、公共服务均等化,可能这些问题会解决,在现阶段,我觉得在他们培训这方面给予更多的环境上的支持的同时,也给点资金上的支持,可能会更好。资金直接用到劳动者的身上我认为更为重要。

  [主持人] 好的,今天特别高兴,跟您分享了创业故事、创业创新的历程,包括对未来的畅想,我想现在很多网友听了跟我心情是一样的,感慨非常多,也从您身上学到了很多。再次感谢您做客我们访谈间,也感谢各位网友的关注,我们本场访谈到此结束,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