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典型人物>>日出见彩虹 和煦映春光—记山东鲁能日和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雷雯

日出见彩虹 和煦映春光—记山东鲁能日和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雷雯

发布时间:2014-08-18 16:05:39

\
工作中的雷文
\
雷文的生活照
\
雷文与日商签订协议
\
雷文在公司十周年庆典大会上
 
   如果要感知一个人,仅从其外在的表现是很不够的,就如同当人们见到山东鲁能日和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雷雯女士一样,她美丽高雅,气质脱俗,光彩照人。其实,在这闪人眼帘的风采之后,却有着常人难以想象和难以承受的人生历程。

  涅槃重生

  2000年,世纪之交,对雷雯和鲁能瑞华而言,这一年都处在一个零点的位置。

  年前的一纸调令,时任济南市供电局总经济师的雷雯被派往山东电力设备厂任党委副书记。这并非美差,更何况,当时的山东电力设备厂已经风雨飘摇。

  上级领导也知道这是一副重担子,虽说是这次调整岗位对雷雯有些难以承担,但也的确说明领导有眼光,了解她,相信她能救活这个企业。“因为涉及要救活一家大的企业,领导和我谈话,没有安排具体工作。只是说,经营是你的长项,企业现在已经这样了,你看能不能想想办法,去找点什么项目。”雷雯回忆说。很快,通过上海市供电局,她就联系上了一家瑞典企业上海瑞华公司。

  到了上海瑞华后,瑞华董事长帅鸿元带雷雯参观了公司的电力设备产品和车间,雷雯则向他介绍了鲁能和山东的市场。尽管前后只有半个小时,但双方彼此印象深刻。临别时,帅鸿元说:“山东有我们这样的产品吗?”雷雯说:“没有。”在电力部门工作多年,雷雯清楚瑞华的产品确实很不错。一回到济南,她便趁热打铁给帅鸿元打了电话,直截了当地挑明了自己的意图:能不能共同合作,搞一家中外合资企业?接下来的14天,谈判进展颇为顺利,几乎没有任何交锋。第15天,帅鸿元赶到济南,将合作的具体细节进行沟通,双方却产生了分歧。雷雯提出要给济南市供电局赠予10%的股份,帅鸿元不同意。雷雯说:“他认为我过去是济南市供电局的领导,现在还是山东电力的人,凭这些就能带来市场,为什么还要白白地拿出10%的股份?”这对瑞华而言,将相当于无端的掏出这些钱,双方胶着于此,谈至半夜,不欢而散。

  谈判的当天,雷雯身体不适,发着高烧,已感全身虚脱的她仍不死心,对助理说:“今天必须谈妥,否则明天的谈判就会非常艰难。”凌晨1点钟,她们再次敲开帅鸿元的房间,帅鸿元异常吃惊。当帅鸿元得知,雷雯已发烧到40多还坚持与其商讨合作事宜,被她敬业、执著的个性打动,当即同意赠予股份。前后算来,仅16天工夫,双方就敲定了鲁能瑞华的合资协议。什么是高手,就是让对方心悦诚服地佩服你,雷雯就是这样的高手。在雷雯钦佩帅鸿元“非常大气”的同时,帅鸿元则认为“雷总的个性令人敬佩”。

  2000年8月,鲁能瑞华开业不久,雷雯从朋友处得知:北京长安街延伸工程正在招标,总承包是ABB公司。她当然清楚,对一家刚刚成立的企业来说,产品落户长安街意味着什么?雷雯立即带着技术人员赶赴北京。“那时候,只要有机会,就要争取。”ABB的项目负责人显然对这家“从没听说过”的公司有些不屑一顾,他礼节性地告诉雷雯:“这个项目很重要,要求高,工期短。”然后问:“你们多长时间能拿出设计方案?”这本是一个想令对方知难而退的问题,哪知雷雯的回答倒令他吃了一惊:“现在吧,我们的技术人员就在隔壁。”果真当场拿出了设计方案。雷雯说:“当时我心里也没底,只是退就意味着放弃,进或许尚存希望,那为什么不向前一搏?”鲁能瑞华承接了北京长安街延伸工程104台卷铁芯变压器,“虽然为了保质量、抢工期,这一单几乎没有赚钱;但却成功地打出了我们的旗号,鼓起了我们的士气。”雷雯称之为“公司的第一次胜利”。

  很多人都把鲁能瑞华头两年奇迹般的崛起归因于鲁能的背景,他们恰恰忽视了雷雯和她的团队“想做点事情”的迫切愿望以及那种能“把1%的希望变成100%的现实”的劲头。鲁能瑞华刚筹建的时候,注册资本仅1240万元,除去土地、厂房、设备等投入,剩下的流动资金只有300多万元。雷雯说:“当时现有的资本根本就不可能撑起一家企业。我们唯有以快制胜,在队伍组建、产品开发、市场拓展等各方面快速反应,用最短的时间让企业正常滚动起来。”

  困难之一是“缺人”。鲁能瑞华从山东电力设备厂“调”来了33人,其余的全部面向社会招聘,当时的情景可以用“萝卜快了不洗泥”来形容。有的甚至是从工人一步到位提成了副总,能力和素质难免差强人意。“负责接待的人分不清‘干鲍’和‘湿鲍’,管行政的人从来没喝过咖啡。”性子急躁的雷雯不止一次摔过杯子。然而,正是这支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队伍,在公司成立的第二年实现了全员劳动生产率居国内同行业之首,很多人的工作强度都超乎想象。公司第一年产值做到了8000多万元,负责物资采购的竟只有一个人。雷雯自己几乎成了“空中飞人”,一年中有260多天在外出差。“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她形容说。这家年轻的变压器公司在当年创造了奇迹般发展速度:16天完成合资谈判、当年筹建、当年盈利、当年产品销往国外,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就以1千多万元的投入实现了销售收入过亿元,成为杀入配电变压器行业的一匹黑马。

  这就是创业期的鲁能瑞华,生气勃勃,激情四溢。在员工眼中,雷雯是实干家,也是鼓动家。她成功地点燃了第一把火,奇迹般地引领鲁能瑞华飞速驶出了山涧;接下来,她准备再燃一把火,让这艘快船从溪流驶进江河,而后,将是辽阔的大海。

  凤凰栖息

  2002年正是鲁能瑞华准备大干快上的时期。雷雯在公司内部喊出了“二次创业”的口号。她的思路开始游离出传统制造业,打算以资本运作为手段,通过低成本扩张,推动企业向集团化、多元化发展。考虑公司产品仍属传统产业范畴,竞争日益激烈,利润也随之摊薄。于是想变竞争为合作,拿出核心技术,卖半成品,去找合作对象,去扩张。此前鲁能瑞华与宜昌市供电局合资组建了宜昌鲁能瑞华永耀电气有限公司,运作比较成功。而雷雯的兴趣还不只电力设备,她计划逐步引入瑞典瑞华公司在机械、电子、环保等领域的产品,用同样的规模扩张发展。在新的战略规划中,鲁能瑞华的定位是建成培训中心、成本中心、管理中心和人力资源中心。

  雷雯的雄心可见一斑。这样的操作路数显然出乎于国有大股东的想象。加之中国刚刚加入了WTO,“狼来了”的呼声正盛,愈发使雷雯坚信“机制上的束缚将削弱公司的竞争力,是未来发展的一大障碍”。在国企改革的大气候下,“改制”遂成为鲁能瑞华“二次创业”的重要工作之一。从2002年开始,雷雯向山东鲁能打报告,希望拿鲁能瑞华开刀,率先实现国有资产从竞争性领域退出。雷雯认为,改制工作的久拖未决是导致企业迅速衰落的主要原因。改制期间一波三折,最凶险的时刻,3000余万元担保资金被抽走,鲁能瑞华几乎破产。

  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巨大的人生悲剧又向雷雯袭来。她的女儿和丈夫不幸相继去世,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转眼间支离破碎。这位女强人走到了命运的最低谷。

  雷雯坦诚她曾想过放弃,“撤退,不干了。”某公司向她发出了邀请,职位是经营副总,年薪100万元,还在上海给她安置了一处房产。雷雯答应了。可是上了飞机她又后悔起来,“起飞的时候,从飞机上能看到我们的工厂,一排整齐划一的厂房,白顶蓝墙;当初,从设计、选材到施工,我几乎经手了每一个细节。”刚下飞机,员工发来的短信便纷纷蹦了出来,他们挽留她说:“雷总,回来吧,我们相信总有一天,你能在别人送你的别墅旁,建起自己的别墅。”雷雯对前来迎接她的公司老板说:“不好意思,我不是来上班的。我是专程来看看,有什么新的合作项目。”是心思细腻情难割舍,还是事业未竟心有不甘?总之,雷雯选择了坚守。她和她的伙伴四处借钱,甚至抵押了自己的房产,把个人的命运同鲁能瑞华绑在了一起。

  展翅飞翔

  2005年初,雷雯得知为履行《京都议定书》防止气候变暖、减少有害气体排放的义务,日立计划在中国推广一种绿色环保产品新型非晶合金变压器,目前正在中国寻找合作伙伴。她敏锐地意识到,这可能又是一次机会。事实上,她对这种产品已经关注很长时间。早在2003年,鲁能瑞华就成功试制过非晶合金变压器。非晶合金材料是上世纪80年代材料革命的重要技术成果之一。用非晶材料铁心制造的变压器比传统的冷轧硅钢变压器空载损耗能降低70%。随着节能降耗逐渐成为社会共识,这种产品无疑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目前,国内大多数变压器厂家均掌握了非晶合金变压器的制造技术,只是限于市场容量及铁心供应等问题,一直没有批量生产。上海置信是国内最早规模化生产非晶合金变压器的企业。

  在雷雯看来,作为“配电网更新换代的长线产品”,非晶合金变压器“势必将引爆一场产业新革命”。如果能成功与日立合作,鲁能瑞华无疑将在变革中抢得市场先机。首先,日立是全球最大的非晶合金变压器生产家之一(其在日本占据了95%以上的市场份额),拥有领先的制造技术与工艺。其次,日立金属株式会社是全球最大的非晶合金材料制造商,在非晶合金带材为少数企业垄断的形势下与日立合作有助于获取上游的关键性原材料。第三,日立强大的品牌资源,价值不可估量。通过山东省外贸局,很快同日立(中国)有限公司取得了联系。谈判旋即展开。最初的几轮谈判颇为顺利。作为引进世界500强企业的重要目标,济南市政府也给予了高度重视。2005年6月,双方初步确立了合作意向;8月,雷雯率队访问日立,谈判进入操作阶段。短短3天的考察使雷雯对合作产生了新的知识:“原以为,非晶合金变压器的噪音问题是无法解决的,但在日立,他们的产品噪音非常低,变压器制作得非常精美,简直就不是工业品,而是艺术品。与日立的合作不能仅限于引进技术,更重要的是学习它的思维理念、管理方法、生产方式等方面的‘软能力’。”

  与此同时,日立也开始对鲁能瑞华展开调查。非常全面,非常严格。他们走访了鲁能瑞华的上级公司、主要用户、供应商和经销伙伴,甚至对过去的业绩实地考查。有一次,日立临时提出要和鲁能瑞华的销售人员座谈,让雷雯紧张了一把,这正是鲁能瑞华改制的关键时期,日本人虽然难以看清其中的扑朔迷离,但也瞧出了一些端倪。他们在谈判桌上直截了当地说鲁能瑞华“不正规”。雷雯马上反驳:“长安街是什么地方?一家不正规企业的产品能用在长安街上吗?”但怀疑既已产生,交流便难免不畅,最终,雷雯决定想日立和盘托出。在了解了鲁能瑞华的现状后,日立单方面终止了谈判。

  事隔半年,2006年6月,济南市友好经贸代表团访问日本,雷雯做工作将日立产机列入了重点考察名单。这支由济南市市长领头的招商队伍为鲁能瑞华与日立重启谈判创造了难得的条件。雷雯说:“政府的大力支持与宣传使日立重新发现了鲁能瑞华的实力,此前与鲁能瑞华的接触也使日立最终认识到,国有资产从竞争性领域退出是中国的大势,改制将使企业获得更大的活力。”2007年3月,雷雯与日立产机企业在经过长达两年、27轮的艰难谈判之后,双方最终签订了技术合作协议,双方将联手生产并推广新型非晶合金变压器。

  由此雷雯又开始了她事业发展历程上新的一搏,她要将鲁能日和打造成本行业高科技产品的领先者和市场上的强者。“这是鲁能日和的新起点。”雷雯充满激情地说。考虑到新项目的风险,她计划一方面继续生产公司已经非常成熟的卷铁芯变压器产品,另一方面加大力度推广非晶合金变压器,尽快扩大产能。

  到2011年年初,鲁能日和的生产销售量已经达到了9800台,而且就在前几日,公司产品在印度的国际市场招标中再次一举夺标。作为鲁能日和的掌舵人,雷雯女士始终把自己摆在风口浪尖,不敢有丝毫懈怠,视企业如生命,追求不已,奋进不止。用睿智,用海一样的气魄,用火一样的激情及女性特有的细腻和宽容,带领鲁能日和这艘旗舰驶进了市场经济的自由王国,于惊涛骇浪之中激流勇进稳健前行。

  作者:张爱勤